服务热线:400-600-4487

首页_顶_右_优势logo
主页 > 评论 > 走近职业化

北理工,校园足球的职业迷途

2016-05-26 10:39 未知 点击:
北理工,校园足球的职业迷途

  我从不认为北理工模式是拯救中国足球的灵丹妙药,这只是一种有益的尝试。北理工能够在中甲坚持这么多年,不是我们太强,而是他们(职业球队)太弱。校园足球的本质还是教育,我想我们来过了、也证明过了,我们的探索将被写入中国足球的历史。——金志扬
 
  从中国职业足球发展的角度而言,北理工的降级某种程度上是一件好事,它让中国职业足球的发展朝着更职业、更规范的方向迈进。只有在中国的畸形足球环境下,才会产生北理工这样奇葩的‘学生军’。——马德兴
 
  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大学生联赛发展得很好,北理工很有可能不再参加职业联赛,而是重新专注于校园足球,让职业的归职业,校园的归校园。——刘启孝
 
  在北京理工大学足球俱乐部总经理刘启孝的手机里,至今还保存着去年11月1日湖南湘涛对哈尔滨毅腾最后三分钟的比赛视频。李想最后时刻的头球一顶,不仅帮助湖南湘涛成功保级,也送老东家北理工降入了中乙。
 
  降级结果出来的那一刻,北理工的队员们瘫坐在草坪上,纷纷流下泪水,主帅袁微上前一一安慰他们。几乎同时,他们也在客场迎来了一场胜利,但因在与湖南湘涛的相互战绩中处于劣势,北理工仍惨遭降级。
 
  在中甲赛场摸爬滚打了九个赛季后,“学生军”又回到了起点。
 
  其实,此刻的袁微比任何球员都要痛苦。他已经在北理工效力了16年,从普通球员成长为队长,从助理教练熬到主教练,见证了北理工杀入中甲的高潮,也经历了球队年年保级的辛苦。
 
  2015年3月16日,《中国足球改革方案》印发,正式拉开中国足球改革的序幕。其中,一向被忽视的校园足球也被摆上了重要的位置。然而,随着职业联赛球队投入的加大,让不伦不类的“学生军”重新回归校园足球的呼声越来越高。2015赛季一结束,坊间就有传闻,北理工可能会退出职业联赛,不少球队也希望买下北理工的“壳”。
 
  然而,北理工并不这么想。他们在第一时间向中国足协确认将参加中乙联赛,并在1月18日-2月4日在广东佛山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冬训。
 
  在校园联赛发展成熟之前,北理工还是愿意做职业联赛里的一朵“奇葩”。
 
  “月薪1万,我们根本留不住他”
 
  “李想在北理工效力时月薪只有1万元,后来湖南湘涛给他开出了80万元的年薪,另外还有60万元的签字费,我们根本留不住他。”刘启孝说。北理工征战中甲九年,连续九年位列中甲投入榜倒数第一
 
  李想的进球,让北理工从“天堂”跌落到“地狱”。在刘启孝看来,导致北理工最终降级的不仅仅是李想的致命一击,还有俱乐部的资金不宽裕。
 
  为湖南湘涛打入绝杀进球的李想曾经是北理工的一员。在2014赛季,李想为北理工打入15球,是中甲联赛的本土最佳射手,在他的带领下,北理工整个赛季打入46球,攻击力仅次于当赛季的冠军重庆力帆。刚刚把李想培养成核心,但是北理工却没有足够的资金留住他。
 
  “李想在北理工效力时月薪只有1万元,后来湖南湘涛给他开出了80万元的年薪,另外还有60万元的签字费,我们根本留不住他。”刘启孝说。
 
  作为一支“学生军”,北理工每年的投入都位列中甲联赛倒数第一。2010年,时任北理工主帅的金志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北理工足球队每年的投入大约在四五百万元,主要依靠企业的赞助、校友会的支持以及体彩中心给的经费。而同时期其他中甲球队的投入一般在两千万元左右。
 

 
  “北理工的学生球员是没有工资的,只有学校的补助,大一的200元,大二400元,大三600元,大四800元,研究生是800到1000元。”金志扬表示,北理工的投入很大一部分花在了球队南征北战的费用上,包括飞机票、火车票、住宿费,“光是中甲的十几个客场比赛,就要花不少钱。”
 
  2011年,中国足协推出《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准入制度》,要求参赛球队至少要有1500万元的联赛保证金。另外,《制度》还对俱乐部的场地、灯光、草皮等有了更高的要求。如果北理工不进行改制,足协将取消他们职业联赛的参赛资格。
 
  其实,足协的要求并不算高,一般的球队都可以轻松达到标准,但是对于北理工这支“学生军”来说,1500万元却是个天文数字。北理工通过各种办法,最后才勉强凑够了钱,达到了留在中甲联赛的最低要求。
 
  经过两年的筹备,2013年年初,北京理工大学足球俱乐部正式改制为北京理工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隶属北京理工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依然由北京理工大学投资管理。
 
  虽然北理工按照足协的要求进行了改制,但是资金情况还不如之前,“以前起码还有赞助商冠名、赞助,而在2013和2014赛季,北理工没有得到任何的冠名、赞助。”
 
  缺钱,让北理工在引援上的花费也是捉襟见肘。乌拉圭的三个外援加起来也就30万美元,内援主要挑选的是在其他球队打不上球的边缘球员。虽然遇到了种种困难,但是北理工在“裸奔”的情况下,连续两个赛季获得了中甲第九名。
 
  2015赛季,中甲“烧钱”愈演愈烈,很多球队的投入甚至不输给中超球队,河北华夏幸福、北京北控的投入都超过一个亿,一般球队的投入也在0.5亿左右,很多高水平外援、国脚进入中甲赛场。北理工的投入虽然相比之前也有大幅提高,但只有1100万-1200万左右,连续九年位列中甲投入榜倒数第一。
 
  在赞助商的问题上,北理工也出现问题。其实,这些年找北理工合作的并不少,但其“学生军”的特殊性质决定,学校要在球队中占主导,第一大股东也必须是学校。正是这样的坚持,让许多对北理工感兴趣的球队最终望而却步。据刘启孝透露,北理工征战中甲九年,来自校外企业的赞助只有2350万元,大部分情况下,球队只能向校友会求助,“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体教结合”,第一个“吃螃蟹者”
 
  进入学校后,袁微他们既要训练、参加比赛,也要兼顾学习。平时,他们都要正常上课、考试,“挂科的球员还会被停训”。“如果真把球队交给企业来办,北理工队就和一支普通中甲球队没有区别了,这样的球队多一支少一支又如何呢?”
 
  北京理工大学之所以紧抓住球队不放,主要源自学校对于“体教结合”的坚持。刘启孝表示:“如果真把球队交给企业来办,北理工队就和一支普通中甲球队没有区别了,这样的球队多一支少一支又如何呢?”
 
  1987年春天,国家大力支持“体教结合”的消息迅速传遍全国各大院校。原国家教委和原国家体委联合下文,要求在高校中试办高水平运动队。教育系统依靠自己的资源优势,培养高水平运动队和竞技、学习俱佳的大学生运动员。
 
  对足球情有独钟的北理工成为足球领域“体教结合”的先行者。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北理工就已经招收足球特长生,而且学校经常组织球队去国外参加交流比赛,“我们当时也算是北京城的一支劲旅,即便是八一队过来,我们也能打个平手。”
 
  北理工能够成为中国校园足球的霸主,源于2000年的一次机缘巧合。那一年,袁微等20名球员还是北京人大附中三高俱乐部的成员,他们从高一时就在一起踢球,还去墨西哥留学了一段时间,成为继健力宝留学巴西后的第二支留学队伍。但是当时的中国人民大学并没有足球特招生,这些已经读高三的孩子面临着球队即将解散、无球可踢的状态。
 
  幸运的是,时任北理工党委副书记的杨宾对于足球情有独钟,了解到三高俱乐部的情况后,他专门跑去现场看了一场三高的乙级比赛,恰巧那场比赛,三高赢了职业队。回来之后,杨宾马上向学校汇报,希望将这支球队接过来。学校领导同意后,马上又向教育部汇报。最终,袁微等20个学生全部通过高考降分形式,进入了北理工。
 
  进入学校后,袁微他们既要训练、参加比赛,也要兼顾学习。平时,他们都要正常上课、考试,“挂科的球员还会被停训”;只有到了训练、比赛的时候,他们才是足球队的一员。
 
  2000年,第一届全国大学生足球联赛拉开战幕,尽管是家门口作战,北理工的战绩并不好,只拿到了季军。不过,此后三个赛季,北理工连续三次拿到冠军。2005-2006赛季,他们又夺得了五年内的第四座冠军奖杯。
 
  2003年,中国足协将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参赛资格交还给教育部,由后者通过学校来选拔球员。此前,去大学生运动会参赛的一直是中国国奥队。那一年,又恰好遇上“非典”,到处去选球员也不太现实,教育部最终决定让2002年大学生足球联赛冠军北理工代表中国去参加比赛。
 
  为了取得更好的成绩,北理工邀请前北京国安队主帅金志扬出山,担当这支球队的主帅。在韩国大邱,北理工不负众望,获得大赛第七名。正是这段情缘,让老帅金志扬宁可放弃职业队的高薪不拿,也愿意蛰伏在北理工默默地支持“学生军”。
 
  在大学生校园联赛中,北理工已接近“无敌”状态,金志扬建议球队去中乙联赛试试身手,也检验一下“学生军”的水平。排除各种困难后,2006年,北理工终于登上了中乙联赛的舞台。
 
  谁也没有想到,当初仅仅抱着试试身手目的的北理工,竟以当赛季中乙联赛冠军身份杀进了中甲。更没有想到的是,一穷二白的北理工竟然在中甲赛场摸爬滚打了9个赛季,一直到2015赛季才降入中乙。
 
  “学生军”早已面目全非
 
  其实,2013年的俱乐部改制,早已让“学生军”面目全非。就连金志扬也承认,“学生军”早已经不是那么回事了,既不是真正的职业俱乐部,也不是纯粹的“学生军”。“北理工能够在中甲坚持这么多年,不是我们太强,而是他们(职业球队)太差。”
 
  2015年11月1日那场“生死战”,已经71岁的金志扬没有选择随队出征,而是在家中等消息。最后三分钟,金志扬的心放下又悬起,最终陷入痛苦中。
 
  “我从不认为北理工模式是拯救中国足球的灵丹妙药,这只是一种有益的尝试。北理工能够在中甲坚持这么多年,不是我们太强,而是他们(职业球队)太弱。”金志扬说,“校园足球的本质还是教育,我想我们来过了、也证明过了,我们的探索将被写入中国足球的历史。”
 
  在北理工降级后不久,队中的核心球员便成为转会市场上的“抢手货”:2015年12月20日,中甲球队北京北控官方宣布原北理工主力门将刘天鑫转会加盟。2016年1月13日,中超球队延边富德官方宣布原北理工球员韩光徽转会加盟。
 
  学生通过踢球进入职业队,既能得到文凭,也实现了做球员的梦想。在何子超等球员看来,刘天鑫、韩光徽就是学生球员的最完美代表,“所有热爱足球的年轻人其实都有一个职业梦,都希望得到专业训练,与更专业的球员们一起切磋。”
 
  除了成为职业球员,北理工的球员毕业后还有很多出路:原球队队长袁微成为北理工球队的主帅、学校的讲师;原球队主力杨阳进入中国冶金科工集团工作;前北理工金靴王强进入北方兵器工业公司工作;王旭、杨思源两人在毕业后选择到天津工作,如今他们都成为各自单位足球比赛的组织者……
 
  “过去我们有很多误区,认为上学就必须放弃足球,或者踢足球必须放弃读书。但北理工近十年的坚持,刚好证明了足球和学习可以兼得。我们一直在探索学校提出的‘体育回归教育’,培育出了很多优秀的学生和球员。让所有孩子、家长都可以看到,上大学可以踢足球,踢足球也可以上大学。”袁微说。
 
  不过,对于北理工的尝试,一片叫好声并无法湮没质疑的声音。
 
  北理工降级之后,著名足球记者马德兴抛出了自己的观点:“从中国职业足球发展的角度而言,北理工的降级某种程度上是一件好事,它让中国职业足球的发展朝着更职业、更规范的方向迈进。只有在中国的畸形足球环境下,才会产生北理工这样奇葩的‘学生军’。”
 
  其实,2013年的俱乐部改制,早已让“学生军”面目全非。2015赛季,北理工的主力阵容配置是三分之一的外援、三分之一的内援以及三分之一的学生球员。就连金志扬也承认,“学生军”早已经不是那么回事了。既不是真正的职业俱乐部,也不是纯粹的“学生军”。
 
  这种不伦不类的状态,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北理工的发展。因为是大学生队伍,北理工要参加大学生足球联赛;因为是大学生足球联赛的冠军,他们要代表中国参加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因为身处中甲,他们还要应对中甲联赛、预备队联赛、足协杯。
 
  据袁微粗略估计,北理工一年的比赛在80场左右。如此密集的赛事,让他们疲于应付,也为球队最终降级埋下了伏笔。
 
  让职业的归职业,校园的归校园
 
  虽然随着足球改革上升为国家战略,政策上已经开始有各种利好,但是中国的校园足球要想繁荣起来,还需要时间的积累。全国大学生足球联赛的水平,目前仍难满足北理工等强队的需求,这也是北理工一直坚守在职业联赛的重要原因
 
  1月17日早晨,雪后的北京最低温度接近零下十度。北理工足球队一年一度的纳新又开始了。
 
  袁微仔细地观察着场上新球员的表现,眼睛不时地在新生名单与场上球员之间切换,寻找他心目中的“千里马”。在袁微看来,新生的到来,意味着球队重新杀回中甲的契机。
 
  袁微告诉记者,前几年中国的足球大环境不好,足球人口基数少,优秀的运动员自然就不多。但是今年的招生情况不错,“网上报名有137人,实际来考试的81人。今年要比前两年好一点,整体水平也比前两年高一些。”
 
  虽然随着足球改革上升为国家战略,政策上已经开始有各种利好,但是中国的校园足球要想繁荣起来,还需要时间的积累。全国大学生足球联赛的水平,目前仍难满足北理工队等强队锻炼队伍、提升水平的需求,这也是北理工一直坚守在职业联赛的重要原因。
 
  “现在的大学生联赛,北区16个队、南区16个队,如果能够从头打到尾,最多可以打12场比赛,很多学校球队小组赛打完三场比赛就被淘汰。全国高水平运动队的比赛太少了,队员没有比赛就很难提高。只有打更多高水平的比赛,校园足球的整体水平才能提高。”袁微表示。
 
  记者了解到,日本的高中联赛,有超过4000支队伍参与角逐。而在中国,共有70多所高校具备设立高水平足球运动队的资格。根据2015年8月公布的教育部等六部门关于加快发展青少年校园足球的实施意见,未来将在200所高校内建设高水平足球运动队。
 
  “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大学生联赛发展得很好,北理工很有可能不再参加职业联赛,而是重新专注于校园足球,让职业的归职业,校园的归校园。”刘启孝说。
 


(责任编辑:张xiao七)
评论_内页_右侧_小按钮_1 评论_内页_右侧_小按钮_2
评论_内页_右侧_小按钮_1 评论_内页_右侧_小按钮_2
评论_内页_右侧_小按钮_1 评论_内页_右侧_小按钮_2
评论_内页_右侧_小按钮_1 评论_内页_右侧_小按钮_2
评论_内页_右侧_小按钮_1 评论_内页_右侧_小按钮_2

主办单位

1-1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 大学生体协会

独家运营商

独家运营商

冠名企业

冠名企业

支持单位

支持单位

赞助商

AOTO 奥拓电子 航天电器 冰川 坚果 芊守 滴滴 怡宝

合作媒体

合作媒体 合作媒体 合作媒体 合作媒体 合作媒体 合作媒体 合作媒体 合作媒体

服务提供商

联赛服务提供商 联赛服务提供商 联赛服务提供商 联赛服务提供商 联赛服务提供商